<table id="z5u38"><ruby id="z5u38"></ruby></table>
  • <td id="z5u38"></td>

    <table id="z5u38"></table>
    <acronym id="z5u38"><label id="z5u38"><xmp id="z5u38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table id="z5u38"><strike id="z5u38"></strike></table>
    <p id="z5u38"><del id="z5u38"></del></p>
    1. 畢業返貧:從零花3000到月薪3000

      原標題:畢業返貧:從零花3000到月薪3000

     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:首席人物觀(ID:sxrenwuguan),作者:小遙,編輯:江岳,頭圖來自:視覺中國

      “返貧”

      “畢業能自己賺錢了,反而變窮了”。

      當開始接觸到真實社會時,一些大學生們才知道,自己曾經的生活多么像是一場美夢。

      “投簡歷發現畢業后的工資還沒有大學兼職高,再加上生活費更不用說”,在廣西,身為應屆生的小王還沒有找到工作,在今年秋招時,她發現了這一殘酷的現實。

      在這之前,她每個月能收到父母給的2500~3000元的生活費,再加上做兼職每月1500~2500元的工資,她的大學生活便是在這樣的物質水平中度過的,按摩、看電影、旅游都是常態。

      在大學生群體,這不算奢侈。

      畢竟,大學生堪稱當代消費力最強的群體之一。

      每個月拿著父母給的生活費,再加上偶爾兼職賺的外快,許多人花錢從不含糊,生活可以說十分滋潤。

      淄博燒烤和各地音樂節的火爆,都少不了他們的助力——背著雙肩包,拉著行李箱,不遠萬里也要去“湊個熱鬧”;各大網紅美食和打卡點,他們也不甘落后——在社交媒體上曬出的種種攻略中,他們儼然已經對學校周圍的一切了如指掌。

      2023年年初興起的“特種兵式旅游”,便是發源于這一群體。那段時間,社交媒體上的許多視頻中,無論是直達拉薩的列車上,還是各地的風景名勝,滿滿都是年輕的身影,而記錄下這一幕的人也不禁感嘆“每個景點都長滿了大學生”。

      伴隨而來的是,大學生生活費數額成為互聯網上一直以來經久不衰的話題,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被拿出來調查評論一番,然而無論數額多少,總會有“不夠用”的聲音出現。

      2022年開始,小紅書上興起了大學生3000元、5000元過一個月的挑戰。從他們發上來的賬單截圖可以看到,一個月支出4000元已經算是正常水平,甚至是控制后的結果。而在這些挑戰中,評論區里不乏一個月2萬~3萬元花銷的大學生,也有人說,在北京一個月6000元勉強夠用,前提是不出去玩不喝酒。

      仿佛這樣的支出水平是理所當然的。

      只是當面臨就業時,這些大學生們卻傻了眼:招聘軟件上的招聘信息是十分冷酷的,除了一線城市,大多數城市的大部分崗位為應屆生開出的薪資在3000~5000元的區間。這意味著即使兢兢業業上一個月的班,不遲到不早退,也不過只能拿相當于自己此前單純用來吃喝玩樂水平的工資,而這份工作甚至有可能連雙休和八小時工作制都無法保障。

      小王便是其中之一。在找工作之前,她光是做兼職,一早上就能賺到300~500元,然而現在為了找工作而做的實習卻只有一天50元的補貼,“連房租都不夠”。

      同樣備受打擊的還有在湖南的七七,她也是一名即將畢業的應屆生,大一大二的時候對金錢完全沒有概念,看見什么東西都想買,聽說什么好吃的都想吃,有的時候隨隨便便一頓飯就超過200元,又覺得趁著年輕就應該多出去走走看看,因此,錢不是花在美食上就是旅游上了,每個月開銷在5000元以上。

      但因為自己平時會接一些禮儀、小主持課老師、模特等兼職賺點外快,這樣的消費水平并不算是一種負擔。

      大三的時候,她開始面臨就業的問題,準備實習。于是她下載了招聘軟件,卻發現很多工作的工資可能只有3000元出頭,想到自己一個月的開銷,她開始產生對金錢的危機感,意識到一個現實:自己未來賺的錢很有可能還沒有自己花的多,甚至第一份工作的工資不一定會達到現在生活費的水平。

      小紅書截圖

      于是,她不再將希望寄托于找一份工作,做個打工人,而是希望畢業后可以自己做老板,“想創業賺大錢”。

      消費降級

      “返貧”帶來的直接后果是消費的降級。

      2019年9月,一條投稿詢問網友們大學畢業前后生活差距的微博下,“變窮”“畢業后摳摳索索”是高贊評論的關鍵詞。

      四年間,這種情況照舊在畢業生身上發生著。

      豆瓣“今天消費降級了嗎”、“摳門女性聯合會”等小組里,畢業生們或請教,或探討,或分享著省錢的秘訣與經驗。

      在眾多分享自己省錢經驗的帖子中,不少人都表示,自己的消費習慣在畢業后迎來了一次巨大的改變,具體地說,是消費等級驟降。

      有人把日常喝的奶茶從二十幾元一杯的喜茶、奈雪的茶降級到蜜雪冰城,也有人把護手霜從將近30塊的小雛菊降級到不到5塊的隆力奇。

      小王則是這樣描述自己消費水平的轉變的:高消費的頻率降低,經常消費的品牌也開始追求性價比。之前去上海的時候,她可以花500塊買一個香薰蠟燭,但現在,她不會那么容易沖動消費了,而是會多方尋找性價比最高的,“味道都一樣干嘛要選最貴的”。

      之前,她喜歡逛那種小眾設計師品牌的集合店,總是買一些小東西,但她也明白,這些東西又貴又沒用,所以現在不會買了,“現在我寧愿把錢都吃進肚子里”。除了吃以外的領域,她對品牌的追求變小了。

      對于七七來說也是如此,因害怕自己未來賺不到現在花了父母的這么多錢,她選擇消費降級:慢慢降低自己的消費欲望,能省則省,吃飯的時候會有意識地減少點菜的數量,也增加了選擇公共交通出行的頻率,“之前蘋果手機一出新款,就會想立馬換新,而且換最好的、內存最多的,但是現在一部13Pro已經用了快兩年了。而且之前買一個手機殼可能就300多元,現在更愿意選擇拼多多,更具性價比?!?/p>

      正在實習的小乙,此前每月的花銷在5000元左右,一個月能去十次高鐵站、六次機場,出門全靠打車,“錢全花在吃和出行上了”。

      她所經歷的消費降級也非常明顯:如果翻看她之前的化妝包,會發現那時候她買的口紅都是叫得上名字的大牌,價位基本都在300多元一支,但是經歷了“返貧”后,她已經很難為了買一支口紅而花上300多塊錢了,現在,她基本都在刷到的抖音直播間里買口紅,它們的價位大多在79元兩支或99元三支。

      在她身上,另一個消費降級很明顯的地方是鞋。讀高中的時候,消費水平加之虛榮心理的雙重影響下,她很看重鞋子的品牌和價值,穿的鞋價格基本上都在幾千甚至接近萬元的水平。而現在的她“一雙洞洞鞋走天下”,主打性價比,同時,洞洞鞋的百搭也能讓她顧全搭配。

      她們選擇消費降級,一方面自然有客觀方面的原因,最直接的便是自己手中可支配的錢少了,另一方面,也有主觀想法的影響——不好意思再向父母要錢。

      “賺錢不容易”的字眼不約而同地出現在這些剛剛畢業,或者即將畢業的人所講述的心路歷程中。

      對父母改觀

      當畢業生們體會到賺錢的不易,不能再輕易向父母要錢的同時,他們對父母的看法也在發生變化。

      2023年8月,在畢業生陸續進入職場后,#工作后突然覺得爸媽好厲害#的話題悄然登上了微博熱搜。

      年輕人們一邊感嘆父母在工作之余還能將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條,一邊佩服他們能拿著普通的薪水養活整個家庭,甚至還能買房買車。

      而在這之前的7月,抖音上有人分享自己畢業前后生活的對比——降溫用品從空調到電風扇、吃的食物從大閘蟹到炒蕓豆、消費觀念從“買買買”到“看什么都嫌貴”,引發了無數網友共鳴的同時,也引發了他們換位思考后對父母的敬佩。

      他們在評論區寫道:“突然覺得爸媽真的好厲害”“他們是怎么做到養孩子、照顧老人,還能有房有車有存款的”“工作了真的很佩服爸媽那么點工資還能攢下來,又買房又買車,有個急事還能及時拿出來幾萬塊錢”。

      也是在見識到就業的殘酷與賺錢的艱辛后,七七發自內心地覺得父母好厲害,能買得起房和車,還能養得起自己和他們的父母。有時候,她甚至會懷疑,他們在自己身上花的錢,自己能不能賺回來。因此,她更想努力賺大錢,帶著父母一起看世界。

      小乙則是在意識到自己開銷很大而錢又很難賺后,覺得“父母太厲害了,以后不會生孩子,生孩子太花錢了”。

      而這大概也是很多年輕人的心聲。

      抖音上,一對龍鳳胎的母親分享了兩個不到一歲的孩子日常所喝奶粉的空罐,一層三排,每排6罐,一共擺了三層加八罐,在文案中,她打上了#養娃不易#的標簽。

      這條收獲了28.4萬點贊的視頻下,有25.3萬評論。一條39.7萬贊的評論說:“三天一桶,一桶300。我第一次知道的時候人都麻了,我一直以為賺奶粉錢只是比喻”。

      另一邊,年輕人則開起了玩笑:“喝點優樂美算了”“退一萬步來講,他就不能喝奶茶嗎?”“給他整兩口冰紅茶得了唄”“喝點蜜雪冰城讓娃甜蜜蜜一下算了”......

      總結起來,他們的心情大概可以用一句評論概括:“幼崽一個月奶粉錢就要大概5000,我都不敢想這5000花在我身上有多爽?!?/p>

      雖然玩笑的意味更濃,但話語中父母的不易依然清晰可見。

      在互聯網的語境中,“原生家庭”與“父母”的出現往往會與負面形象相關聯,甚至成為需要逃離的對象,但也有很多瞬間,讓人意識到,原來父母也不過是個努力生活的普通人,他們的所作所為可以被理解。

      《請回答1988》里,德善在無數次與姐姐一起過生日時后終于情緒爆發,哭著喊出父母對自己的種種不公平后跑出家門,在她參加比賽回來的那天,德善的爸爸在巷口等著她,拿出一個生日蛋糕,為她補過生日,祝她生日快樂,向她道歉,并說道:“爸爸也不是一生下來就是爸爸。爸爸也是第一次當爸爸,所以,我女兒稍微體諒一下?!?/p>

     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:首席人物觀(ID:sxrenwuguan),作者:小遙,編輯:江岳

     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虎嗅立場。未經允許不得轉載,授權事宜請聯系 hezuo@huxiu.com

      正在改變與想要改變世界的人,都在虎嗅APP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  責任編輯:

      平臺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,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
      閱讀 ()
      推薦閱讀
      超碰国产精品青青线上看|欧美专区亚洲专区|国产愉拍99线观看|综合国产精品第一页
      <table id="z5u38"><ruby id="z5u38"></ruby></table>
    2. <td id="z5u38"></td>

      <table id="z5u38"></table>
      <acronym id="z5u38"><label id="z5u38"><xmp id="z5u38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<table id="z5u38"><strike id="z5u38"></strike></table>
      <p id="z5u38"><del id="z5u38"></del></p>